夢縊

 

失魂症,根據我得初步研判!你有很大機率患有此罕見精神疾病,幻覺會使你分不清楚現實和夢境。」「這樣啊,那醫生我該怎麼辦?」「我給你一些鎮定劑,應該可以幫助你減少做夢的頻率,記住!夢,往往是虛幻的,不要將之跟現實混在一起,切莫忘記,必當分辨清楚虛幻和現實,不要陷進去了!」「謝謝醫生,我會注意!」離開醫院沒多久,一顆心又揪了起來,「醫生說得是真的嗎?會不會現在的我也在作夢!?」我不禁喃喃自語道。頓時思緒變得好亂、好雜,渾身瞬間沉重了起來,我搖搖晃晃的走向通往回家的路。黃昏降臨,黑夜剎那間吞噬了大地,暈黃的路燈斜灑再顛簸的柏油路上,卻看不見歸途者的影子。

 

  「先生,先生!你是23號病人嗎?已經到你了喔!請跟我來。」急促的呼喚聲自耳邊響起,此時被叫醒的我仍是神智不清,只好迷迷糊糊的跟著她走,依稀中只看得出她是一個綁著馬尾的護士而衣服上的牌子寫著「鄭程月」...「到了,主治醫生已經在裡面了喔!」「摁好,謝謝!」「奇怪!這怎麼這麼眼熟,好像見過這道門似的,難道我來過這裡?!可是完全沒有記憶阿!只是覺得很熟悉,而且我剛剛不是在我家床上嗎?怎麼現在會出現在一家私人醫院的精神科外面?」腦筋稍微清醒的我這才發現招牌上面寫著空無私人醫院精神科,頓時我迷惘了。推開了門,那鏡框裡的眼神,更證明了我的揣測,我一定看過他,那眼神!「你好,我是這裡得主治醫師,你是第一次來吧,之前沒看過你,怎麼了嗎,有什麼問題!」「我...我也不知道我為甚麼會在這裡!可是總覺得這裡每件事都好熟悉?就好像我曾經來過一般」「來過?記錄上沒你的名字喔!」醫生燦道,「說實在我自己也不清楚,我只記得我原本在家裡床上,睡著後,一睜開眼醒來人就在這裡了。」噗哧一聲忽地響起,剛剛那位綁馬尾的護士笑了出來「你應該是做夢吧,因為你剛剛在等候室兩個小時了,都沒有離開喔!而且還睡著了。」這時我終於想起我來到這裡的目的,最近的我變得很奇怪,做甚麼事都有種熟悉得感覺,突然如此著實令我的老婆覺得怪怪的,在她的堅持之下,我只好無可奈何得接受必須初探精神醫院的事實,至於醫院跟門診也是她安排得,但我對於我到底如何來到這裡卻絲毫沒有印象。」「我想我來釐清一下好了,首先你第一次來是沒錯的,可你卻說這裡似曾相識,這是問題一,問題二,你說你剛剛在你家卻忽然變成在這,怎麼來了完全沒有印象,不建議問個問題吧!你剛剛有作夢嗎!?」「經你這樣一講,我似乎有了印象,難道我夢到我在我家!」「這也不是不無可能,失魂症,根據我得初步研判!你應該是患有此罕見精神疾病,幻覺會使你分不清楚現實和夢境......」聽到此,我已寒顫不止,為甚麼他說的話這麼熟悉,我陷入了一陣恍神,醫生剩下的話都沒聽進去,只記得最後那句,「記住!夢,往往是虛幻的,不要將之跟現實混在一起,分辨清楚虛幻和現實,不要陷進去了!」臨走前,我瞥見了醫生嘴旁那詭譎的笑,我真後悔沒有把它放在心上。到家後,我立刻把自己裹在被裡。好恐怖,真的!這種不真實感,一口一口的啃蝕著我的精神意識,我究竟是不是真實的,腦海不斷地盤旋著這樣的問題,如附骨之蛆般,不知何時,床上的男孩沉沉睡去,只見他緊緊地抿著雙唇,手中的棉被亦被緊緊握著

 

  「先生!醒醒!先生!空無私人醫院到了,車費一共是255元」計程車師機對我說道!嗚!打了聲哈欠,我終於醒了過來,這才驚覺,我...竟然在一台計程車身上而不是在我家的床,手上還拿了張單子「空無私人醫院診斷單第23號。」而窗外聳立的大樓大大的寫著六個字『空無私人醫院』為甚麼〜〜〜好熟悉的23號、好熟悉的大樓、好熟悉的招牌,為甚麼都這麼熟悉!?為甚麼我會在這裡!?我不禁仰天大喊,因為此刻的我真得慌了、崩潰了、絕望了...腦中強烈碰撞與重建的的記憶漩渦,逼得我快發瘋了,計程車得門倏地被我打開,顧不了付錢,我失魂似的亂竄,絲毫不顧身後的計程車司機得咒罵聲!「我現在依舊是在作夢嗎?究竟是現實還是虛幻,我已分辨不清!」我毫無目的的亂跑,不覺間跑到了海濱,變化多端的雲海,泛著陽光的銀色海洋,使我不得不瞇起眼睛,欣賞這激豔的景象「好美!我果然是在作夢!」我不禁讚嘆著〜〜〜邊想邊擰了一下大腿,「該死!還真的只是場夢」「我到底是誰!」「我到底是否存在!」死寂中,只聽得兩句悲愴得吶喊,除非你仔細聽,不然你絕對不會聽到那多的撲通一聲,須臾間,一切歸為死寂,而海面上的水紋也偷偷地消失的無影無蹤--沒人知道發生了甚麼。

 

  「從這情況表情和神態,他應該是缺氧而死,是『淹死』!」「淹死!?驗屍官您在開玩笑嗎?在床上淹死,而且四周也沒有水跡,屍體也沒有搬動過的情形。從腹部沒有腫大而言來看,就知道不是被殺死才丟到海裡湮滅證據的做法,你說他被淹死,可他肺部並沒有因缺氧吸水而腫大阿!」「這也是我存疑的地方,但究我多年經驗來看,這神情真的太像了...看來還是必須解剖屍體來看看!」「恩!也是!你跟你把它裝進袋子,運回總部解剖」「是!長官」隨後,整個部隊都撤走了,沒有人注意到,床底下被撕破的小藥包頭條新聞,今晚於基隆附近有位男性疑似猝死,死因仍確認中,據目擊民眾指出,其情狀猙獰猶如淹死一般,可地點卻在家中,想必是在喝水時不小心,所以噎死自己的,以上是記者吳遮攔的報導!

你確定你真實活著嗎?擰看看自己的大腿吧!看看自己是不是在作夢記住,夢,往往是虛幻的,不要將之跟現實混在一起,分辨清楚虛幻和現實,不要陷進去了!

而我早已提醒過你

沒人注意到床腳底下小藥包

沒人注意到為何他的老婆「鄭晨月」消失得無影無蹤

沒人注意到空無私人醫院的老闆下禮拜要結婚了

也絕對沒人會把新娘「鄭彤樺」聯想成「鄭晨月」,雖然她們都綁著「馬尾」

沒人注意到保險人的名字填得是鄭晨月

 

這只是個開始

夢殺計畫

正式啟動

好戲

正要上場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  

 

 

 

 

  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享受當下 的頭像
享受當下

Easy life

享受當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