夢縊

 

  人總是健忘的,曾經轟動一時的離奇淹水案,最後因為證據不足且無嫌疑人而判為自殺,三個月,是如鯊魚般嗜血的媒體之極限,三個月後人民便開始淡忘或早已遺忘,而陰謀也正從黑暗中慢慢伸出他的觸角。

 

  一家嘈雜的熱炒店前,兩個剛認識沒多久的人正高談闊論著,旁人來看就好像認識十幾年的朋友一般,其中一個穿著白袍,眼神透露著精光,而另一個,從右口袋不經意露出的鈔票,以及浮誇的裝扮,可以揣測是一個剛中樂透頭獎的幸運小子。『阿豪啊,啊你有沒有看昨天新聞?外配說欸超好笑的。』『有啦有啦,阿就價值的選擇,推倒高牆痲的柯P呀!』『哈哈說到這個外配,阿你到底脫離單身了沒啊,在不認識女生,小心終老一輩子,需要兄弟幫忙介紹嗎?』『嘿嘿看在你跟我如此談得來的份上,我偷偷告訴你,兄弟我前陣子終於不是魯蛇了!也不知道是因為中頭獎的關係,還是緣份真的來了』『放心啦,你現在就是個幸運小孩,想必你最近的生活一定很幸福!』『是還蠻快活的啦哈哈,可是有個小困擾,就是最近我一直覺得自己在做重複的事,總覺得怪怪的,似乎對每件事情都有熟悉的感覺...』『或許你只是太嗨所以睡不好?別說兄弟不好,我認識一個專治這方面的專家,有需要你可以找他!』『空無私人醫院?好鳥的名字哦,總覺得好像聽過哈哈哈,謝啦我會考慮的!』『希望你過得開心啊,那我有事先走了哦!之後再約,你多吃點多喝點沒關係!』穿著白袍的男子語畢便離開了,而阿豪則依舊開心的吃著喝著,這畫面從旁觀者的角度而言有點詭異,桌子的右邊有三個白飯碗,而桌子的左邊是空的,桌上兩個開的酒瓶,一個已經見底,而另一個卻是滿的,詭異的情景與阿豪歡愉的畫面形成強烈的對比,一切似乎就是那樣的理所當然,卻也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

 

  『阿月,你在弄什麼?』阿豪突然從後面抱住這剛認識三天就陷入熱戀的女友阿月,『阿!你幹嘛啦,嚇到人家了,人家在做愛心晚餐給阿豪啊~』只見阿月邊說著邊往左挪了兩下,踩住了某個形似藥袋的碎片,『啊,阿月我忘記跟你講今天跟某個朋友約熱炒了!』『吼!不早點說,害人家白用心準備了啦哼!』『乖啦,我欠寶貝月一次好嗎?』阿豪摸著頭不好意思的說『算了啦,出門記得注意安全哦,我在家等你回來!』阿月嬌道。

 

  夕陽西下,原先晴朗的天空,竟忽然間為烏雲所籠罩,天空中無數的烏鴉盤旋,刺耳的呀呀聲不絕於耳,似是在為著什麼而悼念著。而剛出門的阿豪,則邊哼著歌邊甩著新買的奧迪車鑰匙,唯恐沒有人不知道他中了大獎一樣。『生活真是愜意啊,有錢,有女人,有知交,就差......』想到這邊阿豪不禁爽朗大笑,卻絲毫不停下腳步,往熱炒店的方向繼續前進,遠遠地看到了一個身穿白袍,面露微笑的高挑男子,『嘿你等很久啦?』阿豪大聲嚷嚷著並友善的拍了高挑男子一下。呱呱呱呱,烏鴉的叫聲似乎變得更大了,『哈哈也沒有啦,剛點完菜,我點的可都是這家店的私房菜哦,等等好好享受,老闆,東西來吧快上桌!餓了!』高挑男子笑道『哈哈,好哦太棒了,我要大吃特吃了!』『喝個酒助興吧哈哈!』高挑男子皮笑肉不笑的說『當然好啊兄弟,你說了算』阿豪不以為意,沒發現死神即將降臨。『阿豪啊,啊你有沒有看昨天新聞?外配說欸超好笑的。』男子隨意一問『有啦有啦,阿就價值的選擇,推倒高牆痲的柯P呀!』阿豪答的毫不猶豫,如同演練過一般,『你下一句是不是要問我脫離單身了沒?』阿豪繼續夾著菜,不禁意的說著,而男子則是渾身一震,『你等等是不是要給我空無私人醫院的名片呀!?』阿豪的碗筷不曾歇著,而男子前面的飯碗則是紋風不動,男子的表情則第一次露出非淺笑的表情,素來冷靜的他此時露出一時錯愕,甚至到了吃驚的程度,『你怎麼......?』『我怎麼知道你要說什麼?很簡單啊,因為我看得透你的動作暗示,三天前下午在地鐵旁的工友,晚上在咖啡館的服務生,前天在路上的發報員,中午在我飯店旁邊的陌生人,還有昨天主動跟我攀話的禿頭外國人,這些都是你吧?因為他們都不斷給我動作暗示,促使潛意識的我往某個方向想像,至於我為什麼沒被控制,被引導到那個方向呢?很簡單呀因為我根本就沒吃那些藥啊!』阿豪邊指著桌底下的飯菜邊大笑著。『你到底是誰?為什麼會知道這些?』男子終於露出了恐懼『我是三個月前那位在家中淹死的笑料大學生的哥哥,同時也是幻殺中心的首席研究員。你知道什麼是幻殺嗎?簡言之就是夢殺的進階版,它如同夢殺一般,除了藥物控制之外,還需要大量的動作暗示,才能使目標腦內的I細胞產生幻覺,並產生極大量卻致命的毒素,不過相較於夢殺,幻殺讓真的更加虛幻,讓假得更加真實,你一定很好奇為何我跟你講這麼多?因為你已經是個將死之人了哈哈,早在我拍你一下的同時,就利用微型注射將藥物注入了,不然我怎麼可能跟你講這麼多哈哈哈哈!』高挑男子及忙掀開被拍的左肩,果然看到一個並不十分明顯的細孔,阿豪持續冷笑著『夢殺,這種三年前就研發出的科技,虧你還敢拿出來獻醜,如今你害到我弟,我倒是要讓你好好嚐嚐看這滋味。』阿豪才剛說完,遠方便傳來一陣卡車聲,只見卡車開始加速,而阿豪只是不動,冷眼看著男子。『可惡啊,今天竟然落入了這個局,想破此局唯有一解,就是主動打破大腦化出的想像,他究竟對我做了什麼暗示,我究竟會幻化出什麼東西?』男子低喃,同時他也注意到了遠方的卡車,距離他與阿豪只剩秒鐘,而阿豪只是不動,『那卡車......該不會就是他下的動作暗示吧,兩天前經過的卡車玩具店,昨天向我問路的卡車工人!』男子腦袋轉著飛快的同時,同時也在觀察著阿豪,不,應該說是前被害者哥哥的反應,而他,只是笑著,卡車剩秒撞上,『照這樣情勢看來,那應該是幻覺,不然他不可能還坐在這,好,只要面對幻覺並且克服動作暗示,大腦的R細胞產生的反作用力應該可以讓我恢復正常,到時候我可以趕快逃離這裡。』逃離這裡是男子於卡車撞上之前所想到的最後念頭,下一秒,只剩下一片肉泥,而所謂的阿豪,則在卡車即將撞上的倒數秒時,往後退了一大步。『哎,還以為多聰明,原來不過自個聰明被聰明誤的白痴。所謂的弄假成真,從來不是因為魔法,而是因為它本來就是真的,我是幻殺中心的沒有錯,但那藥劑控管之嚴格,豈是我能隨意帶出來的哈哈哈,不過用針頭輕輕扎了你一下罷了,哈哈哈哈哈』爽朗的笑聲於黑暗中傳了出來,綿延不絕,直達天際。

 

『小月啊,我回來囉!』

『吼!臭豪現在才回來,害我好想你!』

『晨月啊!』

『恩?』

『啊!你剛剛叫我什麼?』

『晨月!』

『為什麼你

『你可以死了!我弟陪葬』

 

THE   END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享受當下 的頭像
享受當下

Easy life

享受當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